0816-2744611
搜索
标准建站 网站定制 商城建设 小程序开发 销售系统 门店系统 游戏营销 微传单 高端ppt 400电话 网站推广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再添重磅头衔!蒋超良去向惹人关注!

 二维码 596
发表时间:2020-06-28 18:09来源:潇湘晨报网

北京时间6月19日上午,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武昌洪山礼堂举行。大会选举应勇为湖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主任。


资料显示,应勇生于1957年11月,早期在浙江省工作,曾任台州地委委员、政法委书记,绍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等职,1995年任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2003年,应勇任浙江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任职两年,2005年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代理院长,次年1月任院长。

2007年底,应勇调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次年1月任院长,担任该职5年,2013年跻身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4年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并于2016年同时担任上海市政府常务副市长。


2017年,应勇出任上海市市长,至今年2月调任湖北省委书记。


自应勇接替蒋超良担任湖北省委书记一职后,其先后多次召开防疫抗疫工作会,并前往抗疫一线进行视察。


此前6月3日,应勇召开部分党政领导干部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部分市、县(区)和省直部门负责人”;4日,他再次召开基层干部群众座谈会,来自卫健部门、疾控部门、医院、乡镇、社区、社会组织的11位基层干部群众代表发言。


这两场座谈会,应勇提到了不少内容,比如:选优配强基层党组织书记、探索开展乡村医疗卫生队伍改革试点、深化街道改革、要健全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等内容。


此前蒋超良担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因为对疫情防控不力,在2月13日去职之后,便未再公开露面。在官方的通报中,蒋超良的名字只是在3月6日辞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时出现过。


对于曾经在舆论怒浪中被免去湖北省委书记的“封疆大吏”蒋超良来说,其会不会现身便是一个未知的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湖北宣布换帅时,蒋超良都未出现,官方对其是否另有任用亦只字不提。


在官方语言中,“另有任用”虽然并非护身符,并不意味着被免官员的确能够获得另外任用,但事实上,被宣布另有任命后仍然被处分甚至被查的概率确实是少数。当然,“另有任用”,也不一定是提拔重用,也有可能平调,或者“发配”到冷僻衙门,甚至是“落马”前进行冷处理的委婉措辞。


前者如2019年10月内蒙古、宁夏、河南地方大员联动,新华社当时发布消息称,石泰峰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不再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职务;李纪恒不再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随后,李纪恒被证实接替到龄退役的民政部长黄树贤“进京”履新,算是平调。其实,这类正常职务调整,中组部一般不会吝惜“另有任用”这几个字。


后者如原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2019年1月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称,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同时决定,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另有任用。


虽然随后刘士余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但不过4个月后中纪委监察委即发布消息称,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当时的“另有任用”俨然成为落马的前兆。


2014年有官方背景的“侠客岛”曾解析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被免后“另有任用”的三种可能。当时,云南省官场腐败已经人尽皆知,秦光荣虽然平稳着陆,进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赋闲,但是2018年全国人大换届时彻底退出官场后仅一年即传来其落马消息。


除“另有任用”外,为宣布任免决定而召开的干部大会本身藏着更为丰富的消息。


事实上,一般而来,前任与后任交接班如果是正常的,那么宣布任免决定的人事组织官员和继任者都会对前任给予一定的正面评价,肯定对方的付出。而前任如果亮相也自然会有许多留恋主政地方和勖勉后来者的发言。


比如,2019年10月25日,陈润儿接棒石泰峰继任宁夏党委书记。陈润儿发言说,“近年来,在石泰峰同志带领下,……大力实施‘三大战略’,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工作,全区各项事业日新月异、蓬勃发展。这些成绩的取得,承接了历届领导班子的努力和奋斗,汇聚了全区各族人民的团结和拼搏,也饱含着石泰峰同志的智慧和汗水。我们向石泰峰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即是陈润儿肯定前任石泰峰的。


但此次湖北换帅,蒋超良非但没有露面,应勇和吴玉良、湖北省长王晓东也无一人提及蒋超良的名字,更别提对其给予任何正面评价了。


蒋超良的执政能力——临场决断和协调能力等等无疑是有相当问题的。这一银行金融出身,曾经以研究货币金融政策著称的“金融党委书记”的确没有经受住这场公共危机事件的考验,甚至显得惊慌失措。


不过,照当下情形看,还有两年退役的蒋超良虽不必然被问责,但“活罪难逃”,想要平稳着陆,担任某中央部门非实权职务或者提前进入全国人大政协,那依然相当困难。


2018年因为吉林长生事件的发生,刚刚担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毕井泉被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引咎辞职,随后毕井泉于当年8月辞职,但其中央委员等身份并没有被免去。对于蒋超良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舆论会答应这样的处理结果吗?


文章分类: 社会
分享到: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第三方平台,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342346213@qq.com,联系电话:0816-2477611

热门信息
社区生活
在线客服
 
 
——————
热线电话
0816-2744611
18030995529
website qrcode